要闻图片

政策基调仍重“维稳”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在即。此次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作何判断?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会有怎样的表述?在建立长效机制等深化改革方面又会有什么看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对《时时彩》记者表示,上周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并未明确提及经济形势,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确认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10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的表述类似。他认为,当前我国经济内部确实有新变化,外部环境则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政策基调预计还是维稳。最近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五项工作,首要的还是‘稳增长’,而且明确提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唐建伟表示,“我们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会强调稳增长的重要性,会继续提‘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政策,以‘六个稳’为主要抓手去‘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就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而言,唐建伟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此的措辞可能还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其中,财政政策可能会聚焦于补短板,以及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但他预计,就如同往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样,本年度的会议不会提及赤字率等具体的量化目标。在具体的货币政策工具方面,唐建伟表示,一方面,央行未来仍会采用降准置换MLF、公开市场操作等工具;另一方面,货币政策的重心还是要疏通政策传导的渠道。  唐建伟同时预计,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强调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可能涉及的领域包括国企改革、金融改革等。10月31日和上周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均没有提及房地产市场,唐建伟认为,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对房地产有所提及,且基调与此前保持一致、不会放松,重点将在市场长效机制的建立上。

货币政策或向松微调

  2018年,中国实施了4次降准,加大对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再贴现力度,创设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重启外汇风险准备金和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价逆周期因子。今年以来,货币市场利率明显下行,流动性期限结构有所改善,但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仍有待进一步疏通。未来,货币政策在保持“稳健中性”基调的同时向松调整仍是趋势,降准可期,降息则不会轻率实施。流动性从“合理稳定”向“合理充裕”  “2018年,央行加大了中长期流动性供应,分别于1月、4月、7月、10月实施4次降准,所释放的流动性规模分别为4500亿元、4000亿元、7000亿元和7500亿元;前三季度累计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MLF)40740亿元,期限均为1年。”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报告(以下简称“中行报告”)指出。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时时彩》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市场流动性显著改善,而市场流动性发生变化的关键时点是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意味着对此前‘合理稳定’的流动性管理目标作了调整。这一时点前后对比,反映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的DR007(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平均利率下降约21个基点,体现非银机构资金面状况的R007降幅更是达到近53个基点。”  “而且正是在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同时出台了一系列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这次政策调整的背景是,以4月资管新规出台为标志,一系列金融严监管措施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渠道产生较大约束,5月之后信用债市场违约多发现象开始出现,实体经济运行受到一定冲击。为此,监管层在保持金融严监管基调不变的基础上,从流动性入手,开启了货币政策向偏松方向的微调过程。此后,伴随中美贸易摩擦升温,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逆周期调节受到重视,货币政策向偏松方向微调的基调进一步确立。”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对《时时彩》记者表示,为了缓解国内政策收紧带来的融资规模增速的过快下降,并由此导致的经济下行压力,同时,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外部压力加大,我国货币政策在年中时有向偏松方向适度调节的必要。  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掣肘较多  中行报告指出,2018年货币市场利率下行明显,但贷款利率并未跟随货币市场利率同步下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仍有待进一步疏通。  “‘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不畅的原因可从资金供需两方面分析。”王青指出,“首先,在资金供给方面,金融严监管迫使表外融资渠道收缩,而受银行风控标准、存款低增及存准率偏高等因素制约,表外融资难以顺畅转入表内,这直接造成此前严重依赖表外融资的企业出现流动性困难,‘紧信用’效应凸显;此外,在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及流动性新规约束下,银行风险偏好下降,流动性偏好上升,银行加大正常信贷投放的内在动力也在下降。在资金需求方面,二季度以来伴随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企业投资信心和生产经营活跃程度有所下降,信贷需求也受到一定影响。根据央行发布的银行家问卷调查数据,二季度以来‘信贷需求指数’已经连续出现下滑。这也可为以银行贷款为主的信用扩张难以显著加速提供部分解释。”“最后,当前货币政策传导受到一定制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本轮货币政策向宽松方向调整属微调性质,并未出现‘大水漫灌’现象,货币政策仍保持在稳健中性轨道。”王青表示。  唐建伟则向记者指出,货币政策传导不畅有几个与监管政策相关的“技术性”原因。“首先,货币市场流动性其实是合理充裕的,但央行通过MLF、SLF等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投放的都是中短期资金,而净稳定资金比例(NSFR)等监管指标限制了商业银行用中短期资金放长期贷款,期限错配导致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受限。其次,央行投放的流动性会形成商业银行的同业负债,但监管要求同业负债不能超过总负债的1/3,同时,近年来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在流失,反映企业活期存款增速的M1 11月仅同比增长1.5%,这些都限制了银行负债增长,也就限制了银行贷款的发放。第三,资管新规下,银行大量表外资产回归表内,既占信贷额度,也占资本,因此,银行有很大的补充资本金的需要,但除了利润留存之外,银行其他的资本补充渠道很少。特别是对上市银行而言,根据国资委、财政部、证监会今年5月发布的《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商业银行的PB低于1倍时,不能增发股票。资本不够也会约束银行的信用扩张能力。”在他看来,净稳定资金比例和同业负债的监管要求不妨适当加以调整,同时,有关部门应支持银行开拓补充资本金的新渠道。  降准最需要降息概率小  “2018年中美经贸关系风云骤起,明年外部风险不容低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或将有所增大,监管层已提出要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为此,明年货币政策或将延续中性偏松基调,流动性仍将保持相对充裕状态。”王青预计,为推动“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引导资金流向“缺水”的实体经济,监管层将继续完善“几家抬”机制,其中央行或将再实施3-4次降准。在财政政策方面,预计减税力度将超过今年,企业获得感会有明显增强,而基建补短板提速则将发挥宏观经济“托底”作用。  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日前在沪表示,存款准备金率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全世界没有其他国家有高达14.2%和12.2%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其他国家中最高的美国,大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也只有10%。”林采宜表示。  王青同时指出,除非明年宏观经济增速面临滑出底线的风险,否则央行实施降息的可能性很低,这是因为,“一方面,当前约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关键不在资金成本,监管层更倾向于通过‘三支箭’政策组合等直接方式,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另一方面,在全球金融环境收紧的大背景下,央行也需要兼顾利率、汇率和跨境资金流动之间的平衡。”  唐建伟表示,有四点理由不支持央行降息,“第一,降息会刺激房价,导致房地产市场调控效果落空,增加整体经济运行的风险。第二,中美的短端利差已经倒挂了。美联储明年虽然可能放缓加息步伐,但并不意味着加息停止。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中国如果降息,那么中美的利差倒挂会恶化,加大资本流出的压力和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而这对中国而言会产生一种紧缩效应,会把降息的效果抵消掉。第三,‘降准+降息’与政府一直提的不再搞‘大水漫灌’的政策基调相违背。第四,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主要原因是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不畅,而非央行基准利率过高。当前的基准利率并不高。”
上证综指
20181219
2018年年终回顾与展望
特别策划
深耕消费金融 银行须借金融科技“东风”

深耕消费金融 银行须借金融科技“东风”

当前,我国正进行新一轮消费升级,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在多个层面发力,持续深耕消费金融领域,但同时也遇到不少难点。

强监管下房企融资难 信托融资成“救命稻草”?

强监管下房企融资难 信托融资成“救命稻草”?

2018年,随着房地产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及融资渠道持续收紧,房企融资难度加大,成本不断上行,生存境况愈发窘迫。这种情况下,房地产信托成为开发商眼中的“救命稻草”。

走进“进博会”
图片新闻
机构眼中的“真成长股”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