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银行理财子公司新政落地 公募基金承压几何

发布时间:2018-12-03 23:20

作者:记者田忠方周轩千

  日前,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由此,设立伊始就“对标”公募基金的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业已诞生二十年的公募基金行业发起了挑战。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两者各擅胜场,可以合作共赢。
  多方冲击公募基金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介绍,《管理办法》制定的原则之一,是做好与同类机构监管制度对照衔接。“对照商业银行设立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制度,并参考其他同类资管机构的监管标准,在准入条件和程序、公司治理、风险隔离、关联交易和持续监管等方面做出了相关规定。”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时时彩》记者表示,大资管行业监管政策的核心主旨,在于去刚兑和净值化转型,在条款设计上向净值型业务运作较成熟的公募基金靠拢,理财子公司也不例外。“理财新规及《管理办法》从促进资管产品公平竞争出发,在销售门槛和渠道、投资范围、风险管理、信息披露等方面,均使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与公募基金之间的监管标准趋同。本质上,净值型理财产品与公募基金的差别已较小。”
  据悉,《管理办法》允许理财子公司自有资金投资本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这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并不允许。徐承远介绍,跟投是资管行业的通行做法,公募基金也可跟投自身发行的产品,这一修改“拉平”了理财子公司与公募基金在该条款上的差异。同时,允许理财子公司以自有资金跟投产品,相当于为其自身发行的产品提供信誉背书,既有利于促进银行理财的市场认可度,也能激励理财子公司提高主动管理能力。
  不过,根据《基金管理公司固有资金运用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基金公司固有资金投资于本公司发行资管产品所需遵循的比例限制,只包括“基金管理公司固有资金投资本公司及子公司管理的单个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的份额与本公司及子公司员工投资的份额合计不得超过该计划总份额的50%”。徐承远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自有资金跟投的比例限制更严格,主要由于理财子公司仍处于起步阶段,在产品设计和运营、内控隔离和交易控制等方面,相比运作成熟的公募基金仍有较大差距。因此,从促进理财业务规范化转型的角度出发,《管理办法》对银行理财子公司制定了高于资管同业的要求。
  “公募基金将面临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多方冲击。”沪上某大型公募组合投资部总监对《时时彩》记者表示,首先,银行理财取消个人投资者临柜要求,公募基金此前在销售门槛上的优势将不复存在;其次,公募基金此前对银行渠道依赖度并不低,若银行理财与公募基金在销售渠道上进行竞争,依靠母行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优势明显;第三,在非标投资方面,公募基金需要监管审批,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可适度投资非标,这也是银行理财的一项优势;此外,银行理财可实现“T+0”且无限额要求,而公募货币基金的“T+0”限额1万元。“目前我公司已没有‘T+0’货基产品,‘T+1’赎回到账时间一般在当天下午3点左右。”徐承远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有依托母行的渠道资源及固定收益领域的优势,而公募基金的优势在于产品设计、品牌积累及投研能力。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在货基、债券型产品等固定收益领域,将对基金公司形成替代效应,挤占后者的存量市场。
  银行挖角暂不足惧
  华宝证券分析师李真指出,银行理财子公司对公募基金现有薪酬激励体系和内部晋升机制也形成一定挑战。“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初期,团队建设有借助外力的诉求,存在一定优秀投研资源流失的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银行资管挖角公募基金、招募公募基金经理等公募投研人才,已在市场上泛起涟漪。“银行理财向净值化转型,需对此前保本、保收益的产品进行调整,而公募基金对客户的申购、赎回,以及市场交易行为都比较理解。”上海东恺投资总经理吴明义对《时时彩》记者表示,公募基金投研人员曝光率较高,银行资管寻找人才时,也希望找到一些市场熟识、认可的人才,所以公募基金人员的契合度比较高。此外,不论与保险资管还是私募基金相比,公募基金与银行理财面临的客户类似度最高。因此,在银行资管客户体量比较大、风险偏好调整时间比较长的背景下,公募基金人才具有比较优势。
  不过,近日有消息称,银行资管挖角公募基金经理并不顺利。“银行是所有金融机构中最保守的一类,其机制和能提供的发展条件受限较多。”吴明义指出,不论是收入、激励机制方面,还是工作流程方面,相信会让很多公募人士望而却步。同时,对公募基金等机构来说,过去很重要的客户便是银行,因此对银行的效率、沟通成本比较了解。“虽然相较银行本身,银行理财子公司在管理范式和激励机制上值得期待,但这些方面仍是制约其吸引公募人才的瓶颈。”
  各擅胜场合作共赢
  “相较银行理财子公司,公募基金也有具优势的地方,在权益投资方面尤为明显。”上述大型公募组合投资部总监表示,公募基金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应更能受到投资者青睐,“毕竟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进程时间短,而公募基金管理净值化产品时间已很长。”
  谈及公募基金如何应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冲击,李真表示,在公募基金渠道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基金公司可在加强与第三方销售平台合作的同时,注重直销平台的建设和智能投顾模式的建立,同时要建立更具市场竞争力的薪酬激励机制、更顺畅的内部人才培养晋升通道,以提升人才黏性,避免优秀投研资源流失。此外,需持续提升自身在风控、资产配置、策略和标的选择等方面的主动管理能力。
  “除了竞争,基金公司也可积极寻求与银行理财子公司合作,以求共赢。”李真指出,公募基金在销售方面对银行渠道依赖颇深,银行则缺乏投研经验和净值型产品的运营管理能力,两者存在合作的条件与可能。“考虑到两者存在优势互补关系,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和公募基金具备合作基础。”徐承远指出,“公募基金仍需依托商业银行的销售渠道拓展业务,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在权益投资领域仍需借助基金公司的投研能力,可能通过FOF、MOM形式为后者的权益投资市场提供增量资金。”
  近年来,银行系基金公司发展速度很快,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展净值化业务后,银行系基金公司和银行理财子公司之间的关系特别值得关注。“当前,银行系基金公司主动管理能力已有一定程度的积累,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可更多关注固收类业务,与银行系基金公司进行差异化发展。”上述大型公募组合投资部总监表示,否则银行系基金公司与银行理财子公司竞争不断加剧,不利于双方共同成长。
  徐承远表示:“商业银行总行需在业务协调、发展战略上制定合理规划。对已有附属资管机构的银行,需在总行层面考虑各类附属资管机构的发展定位,保证理财子公司与其他资管子公司的业务协同,防止附属机构同质化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