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本市场

“非公非私”尴尬有望终结 券商大集合产品开启“基金”时代

发布时间:2018-12-03 23:20

作者:记者李思

  近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公司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适用〈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操作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并于发布当日开始实施。《指引》明确,存量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应当在2020年12月31日前对标公募基金进行管理。经规范后,大集合产品将转为公募基金或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持续稳定运作。
  券商大集合明确“出路”
  事实上,大集合产品属于历史遗留问题。“2003年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行办法》。此后,证券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先后依法设立了400多只投资者人数不受200人限制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恒天财富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策略师周荣华在接受《时时彩》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3年3月,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的通知》明确,自6月开始,大集合不再允许新设,由券商开展公募基金业务替代。但根据‘新老划断’原则,已发行的大集合得以保留,并将存续续期修改为无固定期限,同时增加股票质押投资方向,形成了一种开放式、不定期、挂钩无数子代码的报价式资管产品。”海通证券非银分析师孙婷向《时时彩》记者介绍,“在证监会提出大集合规模不能小于1亿元的要求后,许多中小券商由于无法满足要求,导致大集合难以延续,但以广发证券、国泰君安、齐鲁证券等为代表的大中型券商资金实力较为雄厚,大集合资管计划一直延续至今。”
  根据《指引》,连续60个工作日投资者不足200人或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存量产品,在过渡期内应转为私募产品;大集合产品在未规范转化前,不得新增净申购;未取得公募牌照的券商需完成大集合产品的规范验收及产品合同变更申请;规范后的大集合产品3年合同期满仍未转为公募的,将适时管控规模。
  “《指引》在遵照‘资管新规’标准的基础上,按照产品规模将现有的证券集合产品进行分类,再根据分类的属性进行相关处置。”周荣华分析指出,“《指引》的核心目标,是将大集合产品转型为公募基金产品,除了要遵守公募基金法定投资范围和投资限制,加强投资组合的流动性风险管理外,还需要按照公募基金的有关规定计提风险准备金。”
  “《指引》的出台,回应了‘资管新规’出台后券商对于大集合资管计划该何去何从的疑惑。大集合产品进一步对标公募基金,与‘资管新规’统一监管的思路一脉相承,有利于进一步维护资管市场的稳定。”周荣华进一步指出,“同时,《指引》再次重申坚决规避拥有资金池业务特征产品的态度,彰显了清理非法、不合规资管产品的决心。”
  “《指引》有两大亮点。一是明确了大集合的‘身份’,打破了其一直以来的尴尬处境。二是给了没有公募基金牌照的券商资管一个与公募基金同台竞技的机会。”某券商资管人士在接受《时时彩》记者专访时表示,“由此可见,监管层鼓励的是拿什么样的牌照就管什么样的产品,因此给了3年的窗口期,让券商能够有机会先把存量产品改造成公募产品,然后再积极争取牌照,以后还可以发行新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指引》在大集合产品的过渡期间,暂未设置统一的规范进度要求。周荣华表示,券商机构应当时刻关注后续相关规定的推出,有序完成转型或整改。
  对券商影响较为有限
  事实上,自2017年4月开始清理通道、非标、资金池等业务以来,券商资管规模下滑较为明显。而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存量大集合规模为6717亿元,占券商总资管规模的4.7%,占集合类资管规模的34.9%,较二季度末下滑16%。
  “从资管收入看,前三季度券商行业资管收入占比为11%,我们估算大集合资管收入占比小于5%。而券商大集合主要产品为非标、债券等,实际权益类占比较低,对市场影响亦较小。”孙婷称,“考虑到《指引》与此前监管方向完全一致,且给予较充分的过渡期;大集合收入占比较低;券商近年或申请公募牌照等,我们认为,《指引》对市场及券商的实际影响均非常小。”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大集合整改对上市券商业绩影响可能有所分化。“此前,券商资管产品可以计提业绩报酬,但公募基金不可以,只有固定的管理费。”上述券商资管人士表示,“在整改转型过程中,如果券商不能抓住机会做大规模,基本上就是在给银行打工。这非常考验券商的战略布局和自身获客能力。”
  该券商资管人士还指出,“一般来说,申请公募牌照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在监管层鼓励券商申请公募牌照的背景下,申请时限可能有所缩短,但主要还是看整改进度。如果部门架构、流程、制度和系统实际已按照公募基金的标准进行改造,对申请公募基金牌照将有一定帮助。”
  不过,上述券商资管人士也指出,《指引》的细节还有待明确。“以券商保证金产品为例,该项产品较为特殊,是有业绩报酬的,在流动性管理和费率方面也与公募基金产品有很多不同,是整改的难点。未来还需要券商进一步与监管部门进行‘一对一’沟通,是否对此类产品特殊定性,并给予一定的宽容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