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字中有诗入化境——读《赵正科草书册》

发布时间:2018-12-27 23:36

作者:哲冉

  书法是传统艺术的瑰宝,以书写字体本身的线条结构变化,可如诗如画般地写意自然世界、人间种种。曾有人认为,“书道非文章,又非绘画,只是字的结构,体势与笔画的排列……而其地位还在绘画之上”,书法博大精深可见一斑。一直以为,中国优美的古诗,配置传神的书法艺术,当能相得益彰。依照诗的意境,配上最恰当的书体,美妙绝伦。
  虽是冬夜,然有些许暖意,灯下展卷《赵正科草书册》,静静赏览,细细品阅,有滋有味,颇有字中有诗之感。册内书录唐朝诗人李白的《将进酒》、《月下独酌》,趣味盎然。李白是我喜欢的诗人之一。每每读他的诗,总有那么多的共鸣与感慨,被诗中描绘的精神意念、生命情态,抒发的豪放洒脱之真性情所折服。而眼下此册草书的字里行间透着别样的丰富性,雄浑与纤丽、豪放与秀逸、刚毅与柔艳、俊朗与清疏,交相辉映,且章法谨严,彰显了作者的草书艺术魅力以及对李白诗的参悟。
  一般说来,草书和其他书体具有相似美感,以阳刚为骨、为要、为上。即便看上去温婉的隶书,如果柔中无刚,也无法称之为佳品。以书法为载体,运用草书的美感描写古诗的意境,是这本“草书册”别具匠心的特色。无论构思创意,还是章法布局,皆呈现了作者对草书艺术传统的心领神会及传承与创新。作者书写技巧高超,其笔法刚柔、结体疏密、墨色浓淡、动静节奏、行间布白,尤其运笔放则流畅奔放、收则干净利落,一气呵成,无不显示出移远以近、变虚为实、若虚若实、自入玄境,既令人有无尽的想象空间,又给人以近在咫尺的美感。而这些,恰恰是构建草书意境的真谛所在。
  欣赏作者书写《将进酒》首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君”字采用浓墨重笔,在视觉上较为突显,仿佛抒发诗人欲表达自我感悟和体验的一泻千里之源泉,尤其此字颇似“人形”,乃如画般神似。再欣赏“之水”两字,笔墨放达,将草书美感发挥到了极致,犹如瀑布直下,很是贴切“黄河之水天上来”之意象,可谓字如诗,诗如字。接着“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中的“君”字,墨色已淡,暗合了“君”此刻悲从心来,对岁月流逝的无奈之叹,突出了“白发”中的“白”。前后呼应,历来是美文佳篇的要素之一。在书法上能做这样的尝试,谁能说这一安排不是作者的精心构思?
  鲁迅认为汉字有“三美”: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意美以感心。前两者可以给人形而下的感受。特别是汉字字形之美,既源于汉字的字体结构,又源于古人对自然界的哲学理念——天圆地方。汉字的上下、左右、包围等结构,融入了先人的哲学思维和审美理念;对称、均衡都是汉字与生俱来的本赋。而书写笔法的提、按、顿、挑,乃至横平竖直,皆为充分展现字形之美的形式。由此,书者对汉字形美的再造,足以体现汉字的内蕴、气势。在他们的笔下,汉字成为勃勃生机的生命体:形态各异的坐、走、跑、跳,以及端庄、大气、挺拔、瑰丽的自然美景,书者即为美的创造者。倘若笔意再与诗意融为一体,即能相得益彰,意美也当可感心。
  杯酒豪气乃人之常情。那么豪气之下的诗,自然会或兴致昂扬,或飘逸潇洒,或仰天长叹。此册草书《将进酒》、《月下独酌》两首诗充溢豪气,并墨韵悠远,诗为悲怨之时,字也充满苍凉之景;诗以壮迈之情,字也以气概壮激之形。笔意将诗意率性呈现,线条承转流畅、构架收放自如,飞白变化恰当,轻重虚实妥帖,如书写《月下独酌》中三个由小及大的“影”字、“行乐须及春”中的“行”字、“我舞影零乱”里的“舞”字,均形象地展现诗性诗情,给人尺幅千里的境界和气势。从美学角度而论,书法佳作对诗意之表现,在形式上较之绘画、音乐不尽相同。可此册书者在艺术形式探索上,依然让我感受到绘画之色调、音乐之节律。
  在冬夜欣赏《赵正科草书册》,无疑是一次艺术享受。在我看来,作者不但表现出对历史悠久之艺术的敬畏,有着扎实的传统功底,虽致力于取法张瑞图,且能博采众长,又极具不拘一格的个性追求,形成自己的书艺格调,是非常难能可贵之作。同时,也折射出作者深厚的古典文学造诣、对李白诗作的独特理解以及在书法艺术上的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