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果纸包

发布时间:2019-01-10 22:46

作者:徐曙光

  上世纪80年代初,通过县供销社招生考试,我被分配到地处浙赣交界的基层供销社当一名营业员。记得报到的第一天,我被安排在南货店当营业员,我的师傅是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看上去略显严肃。后来我才知道,师傅的师傅是旧社会一名老掌柜,因此他带徒弟特别严,当初我师傅好不容易从学徒熬成了真正的师傅,所以对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要求非常高。
  正所谓严师出高徒,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间,我经历了人生当中最难熬的一个阶段。我初次离开家乡到异地生活和工作,十分不适应,每天要连续十多个小时站柜台,常常累得够呛,一天忙下来总是腰酸背痛,好在当时自己年纪轻顶得住。
  那会儿正好临近春节,每天晚上加班包果纸包特别忙,在那个年月,春节拜年送果纸包是相当流行的一件事。师傅尽管平时不苟言笑,可包起果纸包来却有一手绝活,只见他三下五除二,不一会儿功夫,一只棱角分明、有模有样的果纸包就呈现在大家面前。于是,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学会包果纸包的手艺。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我学会了包果纸包的手艺。接下来,每个晚上,我都要包近100个果纸包。当地不少人是福建人的后裔,讲的是闽南方言,他们拜年最时兴的就是送冰糖果纸包,这冰糖包起来特别费劲,必须正好一斤一包,用秤砣将其敲碎,有时候敲多了又不足一斤,敲少了又超出一斤,而且把冰糖打得太碎了,顾客还不喜欢,很费神。
  拜年送果纸包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那个年代,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一般每个家庭都有三四个子女,不少家庭春节走亲访友都拎着果纸包,今天到这家拜年,明天到那家拜年,常常同一个果纸包在各家间传递。有时传到一家时,小孩们就会偷偷地从草纸缝里掏出一点来吃,然后将果纸重新包好。家长们浑然不知,于是,这果纸包便随着拜年传东家再转西家,最后,果纸包里的东西往往所剩无几,弄得收到果纸包的人哭笑不得。
  记得每年临近春节时,晚上加班包果纸包是常事,我和几个同事一晚上要包二三百包,然后将每种果纸包进行分类,放在柜台上或柜台内的橱柜里。这些果纸包有冰糖、鸡蛋糕、红枣、寸金糖、兰花根、小麻饼等,第二天早上一开门,顾客就会蜂拥而至,抢购一空。
  如今,改革开放已经40周年了,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各种商品的包装也五花八门,可我却经常回想起当年在南货店包果纸包的情景,以及大伙儿拜年送果纸包的故事。于是,当年的笑话成了我现在津津乐道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