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以绿为邻

发布时间:2019-03-14 23:01

作者:王丕立

  膝盖受伤后,我搬进了电梯房,房子比原来小,但不用爬楼梯。新居前面有一条废弃的古护城河,不过早已变成蒿草丛生的臭水渠。我常常站在自家十八楼的阳台上,远眺夜幕下灯火闪烁的高低建筑,内心莫名升腾起一种惆怅。
  有一天早晨,我拉开阳台上的窗帘,发现臭水渠被严严实实地圈在一垛围墙里,渠上的蒿草竟然被撸光了,露出了黑色的塘泥。这是要做什么呢?我睁大眼睛四下搜寻,仍不明就里。
  晚上一觉醒来,我隐隐约约听见机器的轰鸣声,站在阳台窗口一看,发现有很多渣土车往返在运土,几台挖掘机正抡起粗大的手臂,不停地将一方方淤泥搬进渣土车。
  在夜色的掩护下,这儿正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惊诧于变化的神速,没几天,宽阔的河道显出雏形,河道两边还钉上了一匝匝的钢筋,看上去是承重建筑,钢筋桩打得不太深,应该不是很高的建筑。那会是什么呢?这犹如一个谜团悬在我心里。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像我一样好奇的女士跑过去,瞧瞧这儿,望望那儿,留在工地值班的两位工人大声告诉她,这儿正在恢复古护城河,那些打进地面的钢筋是预备在上面建游道。原来,这里正在建设一个风光带。
  尽管不是很适应这个小户型新居,但一听说前面要建风光带,我的心倏地敞亮起来,每天都关注着该工程的进度。机械化作业速度真快,两个多月后,眼前竟然出现了一条玉带似的小河,小河两岸刷着红色油漆的木质抄手游廊,让人感觉闲适惬意,游廊外侧的绿化带上,林木丰蔚。这样一处迷人的风光带,在初秋的凉风中氤氲起满目的荡气回肠,一抹温存微醺了恬静岁月,惚恍中遥见白乐天策马而来,下马闲行伊水头,凉风清景胜春游,若是白居易见此盛景,一定又得诗如泉涌。
  每天看书、写作一段时间后,我总要站在窗前,密密的绿草像地毯一般铺满小河两岸,阳光在上面弹射着、滚动着,将金辉撒在寂静的碧草上,甜丝丝的青草味儿吸引了许多无名的鸟儿。我忘却了伤痛、忘却了愁绪,心也如清风一般飞扬,穿行在广阔的林地间,看花开花落,望云展云舒。忽然记起宋朝王观的一首词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如今,我算是到了这眉眼盈盈之所在。与绿色相伴,以绿海为邻,我的内心慢慢变得开阔起来,膝盖很快痊愈了,我又开始如常地生活。每天站在阳台上欣赏风光带,让我慢慢咀嚼出生活的香甜滋味。我终于明白,过滤掉生活的那些苦涩暗影,涂上明快色调,整个人就像这条护城河,焕然一新。
  以绿为邻,心的天空慢慢变得亮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