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革命老区江西行——参加上海市金融党委“党性教育”培训班札记

发布时间:2018-11-26 23:22

作者:苏玉梅

  2018年10月下旬,我有幸参加了由上海市金融党委组织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党性教育培训班。从上海到江西,走过了萍乡、井冈山多地,听课、参观、访谈、体验,历时七天,完成了一次意义特殊的学习。
  理解是相互的
  在上海开往萍乡的列车上,邻座是一位年近七旬的江西农村籍老阿姨。在得知我来自上海时,她回忆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一段往事,“那时村里来了一批上海知青,那些女学生连路都不会走,我当时很不理解”。见我一脸茫然,她便很认真且带着一丝歉意地解释道,“干农活需要脱掉鞋子光脚下田,这些城里的女学生下到泥田,便根本挪不动脚,走不了路了。”几天后,在萍乡去往井冈山的大巴上,我观看了一段视频。龚全珍老阿姨回忆起1957年跟随甘祖昌将军回到沿背村之初的体验时,也称自己“连路都不会走”。
  10月22日,培训班学员到江山村参加了一次农事劳动体验——制豆腐。在村民的指导下,学员自己动手现场制作,磨豆,滤浆,煮浆,点卤,盖板,压石,一个环节都不能少。豆腐平时常吃,可亲自制作才知道,这不仅是个体力活,更是个有讲究的技术活。磨豆要想磨细,便要均匀适量填豆;滤浆想滤得多,便要高低左右全方位过滤;生火想生得旺,需要点火添柴区分不同材料;豆花要凝得匀,便要摇匀卤水并将刚出锅的两桶豆浆同时倒入、一气呵成。就连事先的泡豆也有讲究。忙到太阳下山,才喝到了自制的豆浆,喜悦的同时不无感慨:其实,理解是相互的。就像农村老阿姨不理解城里人在泥田中的走路方式一样,而今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又有多少人能真切理解乡村的生活和这里的人呢?
  党员的修养
  10月23日,在去往井冈山的前一天,我们前往莲花县良坊镇田心村,聆听了一段有关已故原莲花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刘奉斌同志的故事。
  刘奉斌书记退休后便从县城回到了自己在田心村的家中生活。一次县委领导来村里看望老领导,原本大家相谈甚欢,结束时却弄得很不愉快。原来,老书记送客出门时,发现了县委领导留下的慰问礼品和礼金,他执意不收,县委领导执意要留,相持不下,最后老书记将东西全部扔出了门外,这让前来慰问的县委领导和陪同的村支书都尴尬不已。从那以后,再无人敢作类似尝试了。他生前的工作笔记里写有这么一句话,“作为党员干部无论什么礼都不能收,坚决不收,对大家都好。”
  中央对党的作风建设一直高度重视。近些年为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整治“四风”,各级各地在制度建设上做了很多工作,这是非常必要的。党员的自我约束和监督,才是良好作风的根本和关键。慎独,应是合格党员的题中之义,也体现了党员的先进性。信念的力量
  此行我随身带了一本书——《朱枫传》,作为旅途中的阅读消遣,谁知一捧起来便不想放手了。中共特工朱枫是该书的主人公,她牺牲于1950年,那时新中国已经成立。而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有关她的一切,一直鲜为人知。这位无名烈士的骨灰,经过了许多的曲折,直至2010年12月,才在台湾被辗转寻到后送返故土。
  1949年11月,朱枫被派往台湾执行秘密任务。1950年2月,因原地下党“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的叛变,当时已成功完成任务并抵达舟山的朱枫,在即将回到镇海与亲人团聚的最后一刻不幸被捕。当年6月,朱枫被枪杀于台湾马场町,临刑时她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身中7弹,壮烈就义,时年45岁。同时遇害的还有三人:原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将、东南长官公署总务处交际科长聂曦上校。这就是当年轰动海外的“吴石、朱谌之中共间谍案”(朱谌之即朱枫)。毛泽东在1950年1月写下一首五言绝句:“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诗中所赞忠魂,即是指代号“密使一号”的吴石和中共地下党员朱枫。
  结束了学习,从江西返回上海的列车上,我感触颇深。此行培训期间,我所了解到的诸多人物,包括参加过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解甲归田投身家乡建设的农民将军甘祖昌;以及追求共产主义理想、投身工农运动、前赴后继献出年轻生命的革命伉俪王经燕、张朝燮等人,他们与书中的朱枫几乎都出生于同一个年代。他们的革命经历与人生命运虽各不相同,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他们都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正是这种信念,为他们带来了克服困难的非凡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