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总部经济应与总部金融协调发展

发布时间:2018-12-03 23:20

作者:王勇

  最近,全国多个城市正在策划总部经济2.0版,有的城市开始筹备引入总部经济,大比拼进入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由此可见,总部经济无疑将成为2019年我国各地招商引资的新风口。不过,笔者认为,进入新时代后,凡是总部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地方,就一定有总部金融与之密切配合,协调发展,唯有如此,总部经济和总部金融才能相互支持,行稳致远。
  高质量发展需总部经济提供支撑所谓总部经济,是指城市核心区域依据现有的资源、产业和政策优势,结合地区高端化、差异化发展的目标,通过产业集聚、产业链延伸,形成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系统化经济形态,吸引跨国公司、国内大型企业总部或地区总部在区域中心或中心城市高度集聚,并通过调度资本、技术和人才等资源,对周边甚至全球产生强烈辐射效应的经济形态。可以说,建立以城市为主体的总部经济,是世界性产业高度发展的必然趋势。而世界总部经济发展模式有多种形态,有美国硅谷为代表的研发及高科技型总部经济,有英国剑桥商务花园区的企业内脑型总部经济,也有其他制造加工型、综合物流型、自贸区型等形态的总部经济。
  我国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后,由于交通、信息、科技、生态的发展水平突破了传统的地域限制,形成了众多跨地域经营的企业决策机构,为了区域利益,把自己区域经济的指挥系统(区域首脑系统),在无数个规模不等的市场同心圆的同一个中心地点聚集,由此产生了人力、财力、智力、决策能力以及周边所有可控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能量的聚化和极化效应。这种效应在市场交互中裂变,形成了超越一般传统意义上总部能量的最大化的经济效能扩张,以及效应扩散。从聚化到扩散的整个过程,使它不但在重新整合的价值链中占据高端位置,而且加速了整个区域经济的增值,以至形成一系列全球化的经济演变。所以,总部经济近年来备受各地政府的重视。
  而一个城市或地区发展总部经济,就是要努力创造相对优厚的条件,吸引跨国公司和外埠大型企业总部入驻,进而集聚各种生产和创新要素,以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国内外实践表明,总部经济是伴随着商务园区、中心商务区的出现才被发现的一种经济模式。总部经济聚集区不仅要重视商务地产的经营和基础设施的建设,更要注重其产业的特色和城市功能定位。
  总部经济所产生的经济辐射效应是显而易见的。总体而言,一方面是产业和税收的乘数效应。一个城市汇集众多制造业巨头,可以带动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同时,也能获得企业税收贡献和高薪白领阶层的个人所得税贡献。另一方面是就业和消费的带动效应。总部经济无疑能为所在城市提供相当数量的高知识群体的就业岗位,也能为生产基地所在欠发达地区提供众多的蓝领就业岗位;而就业率的提高,无疑能够刺激消费的增长,包括企业商务活动、研发活动消费以及白领阶层和蓝领工人的个人消费等。此外,大批国内外总部企业或地区总部企业入驻,还能够提高区域的知名度,加快城市国际化进程。当前,高质量发展使得国内产业经济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发展总部经济正当其时。由于种种原因,我国一些一线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的总部经济早在10年前就开始布局,到目前为止,其发展态势迅猛。
  上海引入总部经济攀上新台阶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将地区总部和“头脑中心”移至上海,加之国内规模民营企业纷纷将总部迁入这座正在建设中的“四个中心”城市,沪上已成为中国总部经济之都。去年9月20日,上海市政府举行第二十七批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颁证仪式,上海市市长应勇为新认定的40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颁发证书。至此,该市经认定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总部型机构突破了600家大关。
  实际上,为进一步加大对外开放,提高利用外资质量和水平,早在去年1月,上海就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修订发布了《上海市鼓励跨国公司设立地区总部的规定》。此举旨在丰富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内涵,将总部型机构纳入政策适用范围。同时,又在原有的资助与奖励、资金管理、人员流动、通关便利政策上做加法,吸收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和科创中心政策成果,新增了部分资金管理、出入境便利、人才引进政策,并首次提出“区政府支持”条款,鼓励各区因地制宜打造适合总部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
  在这里,最可圈可点的就是浦东新区。早在2016年,浦东新区就已成为中国大陆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集中的区域,截至2016年5月底,浦东新区累计吸引获认定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达164家,占全市总量的49.4%。其中,投资性总部70家,管理型总部94家。去年7月20日,浦东新区政府下发《“十三五”期间促进总部经济发展财政扶持办法》(以下简称《扶持办法》),在原先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国内大企业总部、区域性总部的基础上,新增了营运总部、高成长性总部、国际组织(机构)地区总部的认定。其中,高成长性总部虽处于萌芽状态,但具有良好的商业模式。《扶持办法》将其纳入,不仅有利于这些高成长企业更稳定地兑现潜力,还能形成总部经济发展的梯度结构。
  为促进总部经济健康发展,打造全球“总部经济之都”,浦东新区政府早在2012年就建立了总部经济共享服务中心,协调政府职能部门,整合各方资源优势,专门为落户上海的总部企业特别是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提供集成创新服务,解决总部企业在运营中的难题和总部人才在生活方面的后顾之忧,努力营造符合国际惯例的营商环境。
  总部经济发展需要总部金融支持
  这里要指出的是,各地在发展总部经济的时候,必须要统筹规划的就是同步发展总部金融。
  总部金融是指与总部经济密切联系、高度耦合、金融规模相当、金融结构相匹配、金融交易高效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总部。金融市场是通过天然培育自发生成的,而金融机构总部是需要建立或引入的。这两种金融模式无论哪一种,都要与总部经济如影随形,耦合发展,正如有专家形容的那样,总部经济像“大船”,而总部金融像“海水”,没有海水,大船无法运行;海水太浅,则大船会有搁浅的危险。
  特别是银行,作为金融业的核心,银行总部所在地也代表着金融实力的象征。例如,作为世界经济的中心城市,伦敦既是总部经济的重要集聚地,又是总部金融机构的所在地,更是国际金融中心。早在2009年世界财富500强中,英国有26家企业上榜,其中,总部位于伦敦的企业有14家,包括英国石油、汇丰控股、巴克莱银行等,占英国企业入选总数的53.8%。而位于泰晤士河畔的伦敦金融城,面积仅1.4平方英里,约合11平方公里。但是,伦敦金融城拥有近2000家金融机构,以及30万左右的金融人士,聚集了500多家外国银行、180多个外国证券交易中心,每日外汇交易量达6300亿美元,是华尔街的两倍多。
  再看纽约。纽约是目前举世公认的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是全球总部经济的成功典范。这座国际大都市的金融优势、竞争优势以及独特魅力来自于它在银行、证券、保险、外贸、咨询、工程、港口、新闻、广告、会计等领域为美国甚至全球提供的优质服务,以及由此奠定的难以取代的国际地位。这里不仅云集全球相当数量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外国银行及从事金融交易的其他公司,而且也是世界最大跨国公司总部最为集中之地。在财富500强中就有46家公司总部选在纽约。另外,纽约有制造业公司1.2万家,许多全球制造企业都设立了总部机构(如洛克菲乐中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经济中心,对世界经济稳定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近年来,纽约对科技业的投资力度也不断增大。根据纽约经济发展联盟的数据,2017年纽约的科技初创公司共吸引投资120亿美元,比2016年上升40%。纽约州曾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纽约共有7600家科技公司,相比2010年增长了23%。纽约科技从业者的平均年收入高达14.73万美元。未来,纽约意图打造“东部硅谷”,从而将金融中心与科技中心“一肩挑”。
  就我国而言,总部经济与总部金融协调发展最好的城市依然是上海。2009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经过近10年的发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一是金融市场体系和市场功能不断完善,市场规模快速扩张,金融市场国际化也在稳步推进。二是金融机构的集聚度较高。在沪持牌金融机构总数超过1500家,比2010年增加了450多家。三是金融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对高端人才吸引力也非常强,法治化水平不断提升,上海金融审判的专业化机制在全国范围是最健全的。
  下一步,上海拟牢牢把握好新一轮中国对外开放中的领先地位,以建设人民币定价中心、金融科技中心、支付清算中心、全球金融产品交易中心、丝路金融中心和绿色金融中心六大中心为抓手,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吸引金融人才的同时,也要大力引进金融机构总部或功能总部建设,吸引跨国金融机构将总部或亚太总部设在上海,争取金融全球发展主动权,强化金融机构的集聚效应,为相关人才提供成长的平台,实现以机构带动人才、以人才促进机构的良性互动。力争在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并且迈入全球金融中心的行列,从而在全球成为总部经济与总部金融协调发展的典范。
  另外,2018年世界500强排行榜已出炉,上榜的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有10家,其中,工、农、中、建国有大行以及民生、光大银行的总部在北京,交行、浦发银行总部在上海,招行总部在深圳,兴业银行总部在福州。那么,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城商行都在崛起,其总部命名都带有很强的地域特征,如南京银行、北京银行等。而银行总部所在地意味着与总部经济发展相匹配的更大的资金规模,能够提供更优质、更便利化的金融服务,提升金融服务产业发展的能力,进而形成对各地总部经济发展有力的金融支撑。因此,希望国内各城市在发展总部经济时,一定不能忽视对总部金融的引入和培育。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