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法治

申城首现执行异议虚假诉讼案件

发布时间:2019-01-24 21:29

作者:记者王锐

  近日,《时时彩》记者从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了解到,为规避名下房屋被司法拍卖,一起债务纠纷诉讼的被执行人曾某与案外人赵某合谋,捏造租赁关系,涉嫌虚假诉讼罪,被该院依法移送松江公安分局处理。现曾某已被刑事拘留。这是上海首例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执行异议虚假诉讼案件。
  来龙去脉2016年12月1日,松江法院对李某、曾某及某建筑公司之间的一起债务纠纷进行民事调解,曾某应向李某偿付借款、货款及利息共计600余万元,某建筑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因曾某及某建筑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李某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松江法院查封了曾某名下位于长宁区的一处房产,评估价值逾1200万元。2018年8月,执行法官启动网络司法拍卖程序,定于同年10月16日至19日在淘宝网拍卖。但就在9月28日即将开始拍卖前,案外人赵某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称自己与曾某存在房屋租赁关系,要求保障其对涉案房屋的租赁权。松江法院执行裁判庭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并裁定驳回赵某的异议。
  赵某不服裁定,将原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人李某列为被告,被执行人曾某、某建筑公司列为第三人向松江法院提起诉讼。该院立案受理后,公开开庭审理。期间,合议庭发现该案租赁合同的签订、租金支付、房屋使用等均有诸多不合常理之处,引起法官的警觉。
  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合议庭发现曾某存在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的行为,故庭审结束后立即向该院执行局通报。执行局当场依法对曾某予以司法拘留。此举震慑了在场的赵某,他在事后询问中坦白了虚假诉讼的事实。次日,执行局提讯曾某,后者对捏造租赁关系、意图拖延房屋拍卖的事实供认不讳。原来,曾某听别人说可以通过租赁权异议阻止执行,所以请赵某作为承租人出面提起异议。执行异议和异议之诉立案材料均由曾某准备,赵某签字,两人根本不存在租赁关系。立案均系二人共同至法院立案窗口完成。
  咎由自取
  “本案是一起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以虚假租赁规避执行的典型案件。近年来,虚假租赁在实践中日趋泛滥,并已成为被执行人对抗执行的惯用手段。”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税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合伙人律师朱传炉告诉《时时彩》记者,这些虚假租赁都以租赁合同形式存在,签订时间一般在查封甚至抵押登记前,租期很长,租金较低或已一次性付清。一方面,未经甄别并涤除的虚假租赁会导致执行标的物无法拍卖处置,或者拍卖价款过低,严重影响债权人实现债权,损害司法公信力;另一方面,认定和处理虚假租赁难度较大,会牵制大量精力,增添工作负担,执行法院对此往往无多少积极性。
  朱传炉表示,法院对于租赁关系真实性的审查,一般是基于承租人要求停止拍卖,或要求保障其租赁权而提起的执行异议。此时,执行法院通常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作为案外人异议进行审查(也有观点认为对租赁产生于查封之后的情形,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作为利害关系人异议审查即可)。本案中,被执行人曾某与案外人赵某正是利用租赁关系争议引入异议审查程序,并对异议审查裁定不服提起异议诉讼。
  针对恶意串通、虚构长期租赁关系等规避执行的当事人,朱传炉指出,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等规定,采取罚款、拘留等司法强制措施;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可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在本案中的举证环节,尽管异议人赵某提供了租赁合同、租金支付凭证等证据,完成初步的证明责任,但松江法院合议庭发现其中诸多不合常理之处,让法官对租赁关系的真实性产生怀疑,无法对异议人租赁权的真实性形成内心确信,无法确定真实租赁基本法律关系,涉嫌虚构法律事实,故对当事人采取强制措施,最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收到了良好的惩戒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