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浮岚暖翠入窗来

发布时间:2019-03-07 23:09

作者:姜燕

  周末去一山中民宿小住两日,晨起推窗,但见满山薄雾,树叶青翠欲滴,空气清新湿润,真是浮岚暖翠入窗来,令人心旷神怡。
  细看这民宿的窗户颇为复古,它是由木质的窗罩、窗栏板和两扇横开的窗门组成,窗户上还刻着祥云和飞鸟的图案,俗称花窗。打开窗罩和窗栏板,再推开两扇窗门,以窗为框,晨雾中的山林为景,便是一幅好画。想来苏轼诗中的“小轩窗,正梳妆”、《木兰辞》中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以及李清照词中的“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中的窗户,便是这样的花窗罢。古代有多少闺中女都曾倚窗梳头或是在窗前眺望远方,生出无限的思绪来。
  我更是由眼前的窗想起了另一些窗户。在《红楼梦》中,当宝玉与薛蟠等人对饮时,心中惦记黛玉,便吟唱起《红豆曲》,曲中“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说的就是纱窗。顾名思义,纱窗窗门以绢纱制成,上面可以写诗作画,于简洁处又多了几分诗意,看上去不似花窗那般复杂。很多诗人对纱窗情有独钟,唐代诗人刘方平《月夜》中的“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读来让人觉得清新而美好,仿佛能看到新绿映着窗纱的蓬勃生机。
  还有一种窗叫支摘窗,可支起也可放下,有上中下三层和上下层两种。电影中常看到这样一个画面,妙龄女子倚窗而坐,窗户半支,若有男子经过且眼含欣赏之意,女子便羞涩地放下支起的窗户,待男子走后又忍不住支窗偷看。女儿家的娇羞在窗户的支起放下间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一些园林中,院墙上开窗便称之空窗,窗形呈扇形、八边形、五瓣花形等,无遮无拦,内外看均可,窗外或立奇石或种芭蕉或栽翠竹。杜甫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便是这般以窗取景,再发挥诗人的想象力,成就了千古名句。后人觉得空窗太过单一,就在窗中空白处加上青砖、瓦片、竹木等堆砌出各种造型,后来又发展成二漏窗,也称透花窗。王维诗中问友人“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说的便是院中这种窗户。
  此刻,我站在雕花窗前眺望远方,也做了一回旧时闺中女,体会到范成大诗中“小轩今日开窗了,揉蓝染碧绿阶草”的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