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加快推进我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

发布时间:2019-01-24 21:29

作者:潘光伟

  银行业进入数字化时代在经历了电子银行、网络银行、移动银行后,我国银行业步入数字化时代。如今的客户要求银行以客户体验为中心,提供全渠道、无缝式、定制化的产品和服务,这意味着银行必须颠覆传统业务模式,即通过收购、投资、战略合作等多种形式布局,借力金融科技创新,打造以自身业务为核心、融合科技创新的一体化移动金融生态圈。
  目前,我国银行业在数字化进程中呈现出“四化”趋势:
  一是服务智能化。越来越多的银行机构转变金融服务理念,从传统的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通过金融科技赋能推动对前中后台进行数字化再造,创新运营模式,全面提升客户体验,增强核心竞争力。
  二是渠道一体化。长期以来,物理网点及客户经理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了解客户、提供服务的主渠道。在数字化浪潮下,银行的服务渠道发生了巨大变化,线上服务渠道成为许多银行的发力重点。金融机构要充分发挥传统优势和科技手段,做好渠道的整合和优化,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全渠道体系。
  三是业务场景化。在银行业数字化转型中,零售业务数字化是“重头戏”。随着我国消费市场的繁荣以及信息技术带来的消费模式变革,一些银行积极应用具有“场景化创新”、“小步迭代”特点的数字化产品开发模式,将银行服务深度嵌入到多维度、高频次的交易场景中,让银行服务无处不在。
  四是融合深度化。目前银行与金融科技已经相互交织和相互融合。银行可以通过收购、投资、战略合作等多种形式,积极布局和借力金融科技创新。麦肯锡对全球100家领先银行的调研结果显示,52%的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有合作关系,37%的银行采用风投和私募的形式布局金融科技。CB Insights在《2018金融科技趋势》中指出,银行更加倾向于提升自身金融科技实力,更愿意自主研发智能投顾等新业态,而非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或者直接使用其他公司技术。国际上,高盛、摩根大通、花旗银行等都在积极布局金融科技,国内有包括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在内的8家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
  2018年2月,巴塞尔委员会发布《金融科技发展对银行及其监管者的影响》并提出了预测:未来银行主要通过五种情景实现核心服务的替代:更好的银行;新银行;分散式银行;降级银行;去中介化银行。
  金融科技对监管带来挑战
  金融科技给监管体系带来诸多挑战和风险,增大了银行业监管的难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风险的复杂性加大。金融科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其业务模式背后是庞大、复杂、相互关联的信息系统,客观上造成了比传统银行风险更大的复杂性。面对高度虚拟化、网络化、数字化、移动性、分布式的金融科技体系,与之匹配的新技术、风控能力以及技术资源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
  风险的跨界传染性增加。金融科技使得银行等市场主体可以跨越时空限制,在不同领域、不同市场、不同国别开展多元化、国际化的金融业务,跨界混业更加明显,也使得风险的跨界传染性提升、风险的交叉感染“并发症”传播范围更广,杀伤力更大。
  风险捕获的难度增大。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等金融科技的金融服务高度依赖线上渠道、全时全地在线运营和持续积累多种类用户行为及金融交易数据等特点,容易引发操作风险、运行风险和信息安全等风险。监管机构若不能直接获取金融数据,囿于完全依赖被监管机构提供数据的局限,无法有效地监管各类金融市场参与者,及时捕获风险。
  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金融生态平衡已成为各国央行和监管机构的关注重点。近年来,各国对金融科技的监管普遍侧重于降低金融风险,秉持监管中立原则,为了维持金融生态平衡,将金融科技纳入现有的金融监管框架,只要从事相同的金融业务,就接受同样的监管。这既维护了公平竞争,也确保监管的有效性,防止监管套利。
  如何推动数字化转型
  目前,我国银行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还面临三大挑战:其一,传统体制机制上的掣肘。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依然面临传统银行体制机制上的掣肘。目前,在传统商业银行中,还存在以部门和条线为主的管理和经营模式,导致客户需求、产品设计、技术支持脱节,数字化发展效果难以有效体现。其二,客户行为迅速转变,数字化诉求成为主流。在数字化时代,消费者日渐成熟,诉求不断升级。相比过去,新生代消费者更加看重方便、快捷、多渠道等数字化体验,这也是客户选择银行的重要考量标准。其三,科技人才储备不足,特别是既懂银行、又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缺乏。
  为了加快推进银行数字化转型,笔者提出六点建议:
  建议一:将数字化转型上升为全行战略。在监管部门的引导下,过去的几年中,许多银行机构因势而变、因需而变,从被动到主动,聚焦和升级金融科技战略,明确提出了全面数字化转型的目标与实施路径,试水数字化新模式。
  建议二:契合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特点,探索公司银行新模式。近期,中央高度重视解决民营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如何突破公司银行和小微业务的困局,摸索新的业务增长点和盈利模式,仍是大多数商业银行的困惑和难题。银行业金融机构应通过金融科技赋能,开发符合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短、小、频、急特点的业务和产品模式,切实提升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率。对银行而言,其中不乏机遇。机遇之一是借力新技术和互联网打破时空限制,将业务延伸至物理网点不能服务的区域和无法覆盖的时间,提升服务可能性。机遇之二是借用数据科学、行为分析等手段,对日常交易数据流、信息流进行分析,有效加快信贷决策速度,提高资金配置准确性,实现个性化风险定价,降低风险损失。机遇之三是借助互联网平台和新技术,获取核心企业上下游、交易对手及生态圈客户,在某特定产业链上迅速实现规模化,极大降低获客成本,提高获客效率。
  建议三:加强数据治理,严密防范数字化风险。数据在业务和场景运用的同时,会产生数据质量、数据孤岛、数据隐私、数据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从而导致合规和安全风险。因此,利用大数据实现业务创新的时候,要加强数据治理,严密防范数字化风险。
  建议四:加强复合型科技人才队伍的建设,着重吸引和培养数字化人才。金融科技的冲击对传统银行业的人力资源配置和人才结构影响甚大。美国金融业的数据显示,在新技术的冲击下,电话销售人员、数据输入人员、收银员等岗位在2007年至2017年期间出现了-47.9%至-69.1%不等的负增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合规人员、IT安全分析员、软件开发人员等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各岗位增长率在70.3%至169.1%不等。
  建议五:加强与监管的沟通。新技术的使用推广和产品创新离不开监管支持和对监管容忍度的理解。巴塞尔委员会认为,虽然金融科技有显著优势,但创新不能以牺牲安全性、稳健性和消费者利益为代价。银行及其监管者应考虑对金融科技带来的新兴渠道和服务与现有银行业务一同实施类似的风险管理水平、控制标准和保护措施。
  建议六:加大对合规科技的投入。CB Insights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全球银行累计罚款超过3200亿美元。如何堵住监管漏洞,避免资金损失,是推动全球银行业增加合规科技应用的最大动力。合规科技能帮助并促进机构遵守规范、降低风险、自我监管、完成报表、实施监控、灵活适应不断调整的监管条例。
  (作者系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这是他在第十五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的演讲内容。记者周轩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