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拍卖

潘静淑画作拍价走高

发布时间:2019-01-17 22:11

作者:朱浩云

  当人们提起潘静淑时,往往会想起她的丈夫吴湖帆。由于吴湖帆名声太大,自然就掩盖了他的原配夫人潘静淑的风头。
  潘静淑(1892-1939)出身于潘家一个世代簪缨的家庭。在苏州,潘家与吴家有“富”、“贵”之分,潘静淑属于苏州显赫的“贵潘”,又号双修阁,是清代大学士潘世恩的曾孙女、工部侍郎潘曾莹的孙女、刑部云南司郎中潘祖年的女儿。这位官宦人家的千金,自幼饱读诗书,不喜交际应酬,却擅长诗词丹青,是一位娴静文雅的名门闺秀。吴、潘两家本来就相识且相交甚好,其伯父潘祖荫和吴大澂都喜好收藏,两人来往频繁,经常通信,关系密切。所以,吴湖帆和潘静淑很小的时候就被家人订下了娃娃亲。
  潘静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物,虽长得不出色,却冷若冰霜。潘静淑嫁入吴家时带上了丰厚的陪嫁品,多数为收藏重器。其中,最有名的是宋拓本的欧阳询《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这3件碑拓和吴氏家传的欧阳询碑刻拓本《虞恭公碑》合而为四,并题为《四欧宝笈》。吴湖帆不仅将书斋命名为“四欧堂”,甚至将4个子女的名字都加了“欧”字。
  在潘静淑的陪嫁中,还有一件宋代汤叔雅的《梅花双鹊图》,是当年慈禧太后赏赐给潘祖荫的,而潘氏很喜欢潘静淑,便作为陪嫁品赠给她。在潘静淑30岁生日时,潘祖年又赠送给女儿珍贵的宋刻《梅花喜神谱》。在《吴湖帆文稿》中记有“光绪己丑,与孝钦皇后临本一幅同时赐潘文勤公,后由外舅仲午公付静淑袭藏,今与宋刻《梅花喜神谱》同贮,名吾居曰梅影书屋。”这就是吴湖帆梅影书屋斋名的由来。
  吴湖帆对梅影书屋有着特殊的感情,不光是为了纪念两件梅花神品的汇集,更是对夫人潘静淑的情感表达。斋名中的“影”字表达了吴湖帆与潘静淑相伴相生、形影不离的意思。“影”又通“景”,故又作“梅景书屋”。潘静淑不幸去世令吴湖帆伤痛之极,他写道:“几不欲生,遂更名日倩,号倩庵,取奉倩伤神之意。”
  潘静淑的绘画也相当出色,特别是得到夫君的悉心指点后,画艺精进,她以没骨花卉为专攻,格清而韵高。1939年吴湖帆自费出版了《梅影书屋画集》,这是潘静淑生前画作的结集,共收集了她从25岁起所作的26幅画作,是其一生作画的精华。其中有5幅作品是夫妇俩合作完成的,也是他们爱情生活的见证。陈蘧(字蝶野)为画集作序,潘景郑写传略。潘静淑画作不是那种近代文人画的写意之作,而是“神韵超逸,窥宋元藩篱”的中国传统国画,画风细腻而优雅。
  在上世纪90年代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潘静淑的作品非常少见。2000年后,国内各大拍卖行才开始关注她的作品,但推出的大多是吴湖帆与潘静淑合作的作品,价格不错,其中《齐侯壶拓片补玉兰》在2018年中贸圣佳拍卖会上受到藏家追捧,这件作品潘绘玉兰、吴补作紫玉兰,最后以高达1150万元成交。
  近几年,潘静淑作品开始被市场挖掘,价格动辄数十万元乃至上百万元。如在2014年苏富比拍卖会上,潘静淑1936年作的《牡丹、茶花》(两幅)估价12万至18万港元,经过藏家激烈争夺,最终以81.25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4倍。2016年上海明轩推出了潘静淑的《临明贤花卉卷》,经过各买家激烈竞投,最后被一买家以147.2万元收入囊中,不仅创下潘静淑作品价格新高,而且在市场不景气情况下突破了百万元大关。2017年北京翰海上拍潘静淑1937年作的《桃花流水》,尺幅不到2平方尺,估价12万至15万元,上拍后受到藏家追捧,最终以高达92万元成交,高出估价6倍。
  鉴于潘静淑的作品设色清丽,端庄清秀,雅俗共赏,因此颇受众多藏家关注,后市有望在海内外市场走红。